台湾快报 > 教育 >

《姬氏道德经》传承人姬英明三致台湾省伪哲学家范光棣的公开信

来源:未知       2020-12-24 10:06

  范光棣说我回的公开信太长,看不懂,不理解。我提供的证据,论证的内容全都假装看不见,以他的智商,他大概也没有看明白。我主要用逻辑的办法,来论证他是一个伪哲学家,同时兼批那些数典忘祖、置中华民族大义和家国情怀于不顾的台湾省伪文人和分裂分子。

  这是第三封给范光棣的公开信,他再说看不懂,继续装聋作哑,回避问题,不公开给我道歉,我的公开信就不会停止。体谅老贼老眼昏花,本公开信尽量简短一些。

  第一.继续凭空指证,妄断真经,贻笑大方

  在范光棣12月7日举办的“《姬氏道德經》偽書揭發記者會”上,声称要揭发我传承的《姬氏道德经》为伪经,其无知无畏狂妄自大的行为,完全是自证其丑。表现为两点:

  第一点,揭发的时候,手里应该拿着至少一本《姬氏道德经》,拿给众人看看,装一装 样子,说你仔细分析了《姬氏道 德经》前言里的故事,请教了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做了交叉比对,搜集了多少多少的证据,看了多少人的证言,里面的故事,人物、时间、事件是从来没有的,情节也不合理,是相互矛盾的,因此证明了前言里面的故事是荒谬的。

  第二点,拿到《姬氏道德经》后,就说不懂经文怎么与《易经》六合思想相符合,就说六卷的道、德、理、政、法、术的结构也看不懂,就不分析《姬氏道德经》六卷结构的优劣了,只是重编的很好就行了。但是,你在《姬氏道德经》全部经文中,找到了四个句子,根据这四个句子分析,你范光棣认为《姬氏道德经》是所谓的传承人姬英明融会贯通之后,重编的,而且,全书编得不错。但是,因为前言里面的故事是荒谬的,所以,连带把“好好的一本新的重編《道德經》变成伪书了”。

  这样,拿一本在手里,装装样子,假装表示你对《姬氏道德经》做过仔细严肃地研究了,然后才做出以上两个判断,然后才公开揭露《姬氏道德经》属于伪经的。这样,表面上可以证明你范光棣还像一个哲学家,以证据说话,是严谨的人,而不是凭空妄断、信口雌黄的白痴,不是一个饭桶哲学家。这样总算好一些,对吧?

  不过,还有四个逻辑硬伤没有解决,仍然有违一个哲学家的基本素养。

  1. 既然你认为《姬氏道德经》只是一个现代人“好好的一本新的重編”版本而已,哪里有真伪的问题呢。传承的经书才有真伪之辩,一个新重编的经书,怎么也有真伪的问题?是真重编?还是伪重编?是真新编、还是伪新编?这样的判断逻辑莫名其妙!

  2. 应该是看到《姬氏道德经》的书了,看到书里面的前言了,才能确认前言里的历史是荒谬的故事。那么,你在没有看到我传承的《姬氏道德经》之前,没有看到前言里的历史前,还无从论辩过、无从考证过!怎么就能在自己新写的书里,先写出《姬氏道德经》作者编了一个荒谬的故事呢?

  3. 同理,在拿到《姬氏道德经》之前,没有见到经文,没有分析之前,你怎么知道是“新的重编”的呢?还无知无畏地,把自大妄断写进自己的新书里,你不觉得可笑吗?白痴哲学家!

  4. 你已经判断是伪经了,已经完成判断,都把判断写进自己的新书里了,还要我的证据干嘛?你说要“猫玩耗子”,是耍我玩对吗?你用心是不是太奸诈了?你有一点为人师的德性吗?五十年的哲学教学生涯,学到狗肚子里去了?饭桶哲学教授!

  第二.范光棣先认定《姬氏道德经》属于重编,再臆想前言里的历史是一个重编的故事

  你根据一篇网文的内容,只知道我做过保安,不知道在另外的网文中,还多次提到我做过煤矿工人、捕鱼海员、海鲜店的店长、建筑工人等等而是二十四种工作,我还两次走遍过全国,一次沿渭水黄河纯徒步过母亲河······这证明你考据的能力是多么低下。

  你不相信传承,臆断我做保安时无聊之间知道自学,知道现有三种传世版《道德经》有重新编组的空间,所以就认为我也想重编了,而且,我就成功地编出来《姬氏道德经》了。其实,我在做保安期间,一点也不无聊,一下班就到几所大学里考察,了解现代大学水平和我传承的正统有多大差距。这些有我做保安时的同事可以证明。

  由此可见,你也想过重编现有传世版的《道德经》,但是没有行动,也绝对没有这个水平,反正是没有编出来,因为,你还期待有“未来的道家学生”能够“重新编组老子的句子”,对吧。

  问题是,自古以来想重编的人非常多。司马光也想重编,发现太难了,编不出来,只好退而求其次,写出了千古流芳的史诗巨著《资治通鉴》。你呢,你也没有编出来。我呢,你认为我想重编,我就编成了,还成了你口中的“本來好好的一本新的重編《道德經》”。这是你对我重编成功的认可,对吗?

  不过,这样,是否证明了我重编的能力远高于司马光,更远远地高于你呢?如果我有这么高的能力,我还会编不出一个完美的让白痴都会相信的传承故事吗。毕竟,如果要编,几条线索的故事比结构宏大的经文好编多了,我还可以找些文物贩子,买上几个青铜器,做做证据什么的。

  我既然可以成功地重编出一个结构完美的《姬氏道德经》,我有这样的能力,我怎么会编出来你一个没有重编能力、期待别人重新编组《道德经》句子的人,只凭听说都能判断出来是“荒谬的故事”呢?

  而且,只有你这个没有“重新编组老子的句子”能力的人“听”出来了我《姬氏道德经》前言中传承故事的荒谬,大陆上的学者们三年来都看不出来?他们都是“饭桶学者”?都那么容易地被我欺骗了?你不觉得你的逻辑太幼稚了吗?

  我又怕你看不懂我的思辨逻辑了,我在用逻辑的方法证明你是一个伪哲学家,或者说是一个哲学白痴,让你多一些自知之明。

  不是自己专业的内容,看不懂的时候,不要轻言真伪;没有考据、没有论证,不要轻言真伪;没有看见、没有接触,连真经都没有见过,更不要轻言真伪,也不要妄断荒谬。也不要承认自己“不考据就知道真伪,逻辑啊”,这非常愚蠢,一点也不逻辑,还曝露了自己的愚蠢与狂妄。这是我的忠告,我在帮你,是治病救人。

  关键地是,你都没有看我在《姬氏道德经》前言中编了一个怎样传承2500年的故事,你都不知道我讲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你是怎么胆敢判断这个故事的荒谬性呢?孤证不立,言必有据。《礼记·中庸》:“上焉者,虽善无征,无征不信,不信民弗从。”你又不是历史学家、不是考古学家,你总不能用无知代表权威吧。看来,你的履历中,应该补上一个“中国历史学家兼考古学家”的内容,否则,你师出无门、言出无据呀。

  第3. 你认为我给你的第二封公开信太长了,没看懂。为了帮助你,我再复制粘贴到这里,不是我检验你,只供你评判下自己的水平,看看自己是否有基本的自知之明,而且,你不需要答复。

  你挑字眼的验经方式,又是多么低级。但是,在网络上有我给大家讲经的视频,可以搜到,你考据过吗?你听说过意联字吗。你自认为“從一些蛛絲馬跡我幫你們證明它是偽書”,狂妄极了。

  你以所谓是否知道引用古人的“强梁者不得其死”验证真伪,用一两个句子玩弄文字游戏,还想“一枪毙命”,你这种自作聪明,多像鲁迅先生笔下的最腐朽气息浓厚,卖弄“回”字的写法有几种的孔乙己。

  你这种卖弄的心态将老子的《道德经》介绍到世界,会造成老子思想的曲解和肢解,是对老子思想的奇耻大辱。(也许我多虑了,你的书有可能没人看)。老子思想的核心是形而上的道和德,老子怕世人落入形而下之中,才用形而下的政、法、术告戒世人。你竟然用法术级的语言问题来考我,真是低级之极。

  好吧!我祖慈慧!看在同祖同文的份上,我抱着治病救人之心,我把你的问题再延展一下。

  我要告诉你,你说的那一句太一般了,不算什么。在《姬氏道德经》或者一般传世的《道德经》经文里,老子引用同一个古圣的是三句话,你知道这三句是什么吗?

  本宗善心有加,给你这个半路出家的“研究老子的哲学家”,再出一个高级一点点儿的考题,让你再进步一些:

  《道德经》中 “道空,而用之又不盈也。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也,象帝之先。” 请问范哲学家,“帝”的真正含义是什么?这句经文的答案,在秦以前的古书里,有几十处,请你列出十处来?如果释义不了,也列不出来,你就公开承认自己这个“国际知名”的“研究老子的哲学家”是个假货,是个名副其实的“伪哲学家”,你就给本传承人公开道歉。

  我这个立论如何?“范哲学家”。

  第4. 你的哪些证伪立论太低级了,不值一驳。

  我传承的《姬氏道德经》能在大陆上的出版社出版,有《道德经》专家给我作序,从2015年到2017年,经过了三个年头,这期间,出版社和专家和我交谈过多少次、质证过多少次,你知道吗?你知道大陆上出版一部“经书”有多难吗?没有十足的把握,出版社是不敢的,也不会的,不像台湾省那么随意。

  这些过程,你不知道,也不了解,也不求证,你怎么好意思就判断出他们没有考证、没有质询,没有进行各种层次的交叉比对呢。你只按自己的狭隘知识想象一下,就认为他们什么都没有做,你想的太简单了,太不了解大陆出版社的严谨作风了。以你这种做学问的方式,教授你的学生“辨别真伪,不要受骗”,纯粹是误人子弟!

  而且,你设想的证伪办法,太低级了。真专家们询问的问题,比你的证伪立论要高级的多,严谨的多,全面的多,时间也更长。在出版前一年多的沟通时间里,早在我和他们前后三位编辑的沟通中,都沟通过了,也重复沟通过了,我们还讨论了很多更深入、更具有挑战性的经文问题。

  而且,《姬氏道德经》不仅在出版前要接受检验,还要在出版后,接受公众的普遍检验。

  你什么都不了解,都不知道,就想象他们什么都没有做,你和他们的严谨和专业,差太多了。

  你也不能说该受检验的是我,检验我可以,出版社和专家都检验了,公众都检验五年了。你的判断同样要接受公众的检验。你一个哲学家,是怎么考据,怎么论证的?《姬氏道德经》你都没有,前言里面的历史你都不清楚,你的判断是怎么出来的?就凭你自封的“国际知名的研究老子的哲学家“的名头,就凭两本关于老子的翻译品?

  你的问题关键是不做检验,就判断。对我传承的《姬氏道德经》这样判断,对大陆上的学者也这样判断。

  没有看到我在前言里面的传承历史,你没有检验,你就没有资格判断,你就敢下判断,直接造谣《姬氏道德经》中的传承是荒谬的,说《姬氏道德经》是伪经,并写在自己的书里。这才是你的问题,而且是整个事件的重点和中心。

  所以,辩论的核心是我编了怎样“一个荒谬的故事”,你做出这个判断,你需要证明这个故事的荒谬程度。不要转移视线,回避问题。

  第5. 我的第二封公开信给了你那么多证据,你都没看懂,给你提示一遍。也建议你再仔细看看,多看几遍。里面应该有很多你不知道的知识,并可以满足你的很多疑问。

  1.我用你先祖范文正公的姓、名、字、号为例,介绍中华民族氏、姓、名、字、号的使用礼法规范,以及我的氏、姓、名、字、号的来历。我都把我户口本的原件照片都发给你了,你怎么还说没有证据呢?到网上查一查,有照片可证。

  2.《姬氏道德经》前言里(2015年)叙述的传承历史,介绍了姬周王朝的大概情况,介绍了老子和我祖上的关系,怎样把《姬氏道德经》传到我这里。其中关于和伯和龙国的历史有两项坚实的考古证据,是2020年,由历史学家、考古专家韩建业教授发现,并转给我的,证明了我在前言中讲述的传承历史,虽然是秘史,但真实不虚,是历史事实,一点也不荒谬。专门从事姬周考古的宝鸡市考古研究所的辛怡华所长也发现了相关的资料,也给你附到这里,看看《姬氏道德经》的传承,是有根有源的。你只是对历史无知,加上又非常狂妄,被自我吹嘘的“国际知名的研究老子的哲学家”称号欺骗了,自命不凡,才大言不惭地说《姬氏道德经》的传承“是编的荒谬的故事”。

  3. 我还给你介绍了华亭张氏的由来,以及和我姬宗氏族的关系。我甚至还把“华亭张氏原本·晋王弼注”的古本《道德经》扉页的照片也发给你了,以证明这个王弼版本的《道德经》和华亭张氏的关系。

  4. 我还给你提到了我2018年出版的另一部经书——《姬氏祖传经》。里面除了《姬氏道德经》的经文外,还有《文王德经》、《人经》、阴阳宗地门主经《太一阴阳风水经》、黄门主经《阴阳三合内元外通法经》,以及有祭天之历的《圣太一天历》。

  5. 我还献出了《周易经》的开卷之言,还献给世人两幅新卦象。我在2019年冬至中华年上公开了我传承的“中华道统”架构。我把《周易经》的开卷之言再抄在这里:

  易,天事之昭也,神灵之显也,极诚卜拜方显也。

  一曰天;二曰卜筮;三曰捭阖;四曰谶兑;五曰应成,此化天、地、灵象也。

  一曰星;二曰天象;三曰增卜筮;四曰捭阖;五曰谶兑;六曰应成,此化星、天、地、灵之象也。

  一曰法;二曰星象;三曰天象;四曰六卜二筮;五曰大轮捭阖;六曰六合谶兑;七曰七七应成,此法、星、天、地、灵、人之极象也。

  你看不懂,没有关系。但是,不要再说看不懂就不相信、就是假的,或者说我编的这样的话了。

  千万别再说还没有看到我的书,不要说“我是根本不必看就知道是偽書”,“不考据就知道真伪”这样的蠢话了,这显得你不但无知无畏、自不量力,而又自曝蠢态!

  第6. 你应该对你的妄言负责,你不道歉,公开信就不会停止。

  在你用侮辱性的话语致我的最后一封信中,你又引用了在你的书中对我的谣言, “未来的道家学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工作包括重新编组老子的句子,使它们更合理化,但不要像最近冒出来的一本《姬氏道德经》,自称是两千五百年前老子亲传给家人,口头流传下来的。本来好好的一本新的重编《道德经》,因为他编了一个荒谬的故事,反而变成伪书了”。

  您的谣言非常明显,就是在见到我的《姬氏道德经》之前,你就判断我“编了一个荒谬的故事”导致“本来好好的一本新的重编《道德经》…反而变成伪书了”。

  因为你无凭无据、根据网上的只言片语,不考不证不论不辨,就在你的书里写上我传承的历史是荒谬的故事,写上我的《姬氏道德经》是伪经,既不逻辑,也不哲学,更不符合历史事实,这种行为属于造谣。法治社会,造谣要文责自负,你要为自己的妄断行为,承担因果。

  你已经造谣完毕,还让我拿出证据,再证我的清白。“猫玩耗子”,太阴险了,以此为乐,更显得你人性阴暗。你是在用“装傻充愣“的方式来“猫玩耗子”吗?你又立论背不下来即可证伪,背下来也不能证真,还假惺惺地让我“趕快拼命去背”,你是幼稚园毕业的吗?

  在第一封公开信中,我给了你考古证据,已经证明了我在《姬氏道德经》前言里讲的传承历史是真实的,你说看不懂,我又在第二封公开信中给你解释了一遍,你还说看不懂。你这种智商,这种修为,你还冒出来干什么,丢人现眼,不是把范文正公的脸给丢尽了吗。

  你不能这样,不见证据,没有质证,未审先判,不论而结,还要“猫玩耗子“,自以为聪明地给我指黑道。只有市井无赖、无耻之徒才会这样,跟哲学和文化挂上点钩的人,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你给我一个地址,我给你寄一本,我花钱,我送你,不用你花一分钱。看到我的《姬氏道德经》之后,可以做做样子,拿到真经,考据一番,再来评价。即便说看不懂,也会更好一些。只是证明你对历史的无知,没有资格做历史方面的考证,但是不妨碍你一个伪哲学家的身份。

  真的,我建议你看看我传承的《姬氏道德经》,看看前言里面叙述的历史,想想,看看两项考古发现,再查查历史书。看完了,再来论证我讲的历史为荒谬,再来讨论《姬氏道德经》的真伪,也显得你有哲学家的基本素养。好不好?范桶哲学家。

  当然,你还需要补一补历史课和考古课,短期内成为历史或者考古专家是不可能了,至少可以多一些敬畏之心,对中华道统的传承主体有一些敬畏之心,对断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历史有一些敬畏之心。对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就直接说不相信,就直接说是假的,这是无知自大,是没有敬畏的表现。

  千万不要再说看不懂我给你提供的证据了。看不懂,就证明了自己知识的局限,就证明了自己的弱智,就证明没有能力考据、也没能力论证,还不请教,还跳出来,不仅在自己的书里写上,还要开记者会揭发,说我传承的《姬氏道德经》前言里的故事荒谬什么的,就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厚颜无耻了!

  人要有自知之明,要想一想自己的水平,想一想自己的中华文化功底是否还有进步的空间,没有深入学习请教之前,不要再质疑《姬氏道德经》的真伪了。

  你想想,假如《姬氏道德经》是我重编的,而你又没有能力编出来;我在第二封公开信中又给你写出那么多你没有见过的知识,你又看不懂我告诉你的历史,又看不懂考古古文。即便不是传承,我这方面的水平也应该高出你很多。假如想评判我传承的历史的荒谬,评判《姬氏道德经》的真伪,你需要努力,做足够的准备。

  还要检验我,你这些能力和知识,实在不配。要我向你证明我传承的真实,要你肯定《姬氏道德经》?你算什么?“小南明“里面的一个无知妄人而已,对我一文不值!

  但是在你公开出版的书里,不经考据、论证,就写出《姬氏道德经》是伪经的判断,则你需要承担妄言的因果。中国民间有句俗语: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第7. 我给你的两封公开信,你只看到了“如果”。以为我“好像”承认背不出来,觉得找到了新证据,然后就以这个“好像”为论据了。你的逻辑就是这样的水平吗?怎么还好意思批判大陆上的哲学家,污蔑他们是“饭桶学者”。

  你又在自己的facebook账号上,写出了“范光棣致相信{姬氏道德經}為真經的一堆飯桶學者的公開信”,你实在是太狂妄了。以我和大陆学者们多年的结识交往,你和他们的博学严谨比起来,你简直就是个弱智。以他们在老子方面研究的成就、治学态度,和你的两篇翻译品比起来,你的学问连小儿科都算不上。

  这是宝鸡市考古研究所的所长辛怡华先生在《姬氏道德经》前言上的批注,我特意请他拍照发给我的。辛怡华先生是姬周时期青铜器考古专家、金文专家,对姬周的历史有权威的认知。请你看看他是怎么做学问的。他看了我的《姬氏道德经》、多次听我讲我传承的历史,他仔细推算《姬氏道德经》前言里相关事件中人物的年龄,时期,和他掌握的历史进行比对、查验。他现在完全相信我传承的真实。我们现在是好友,他陪我到多处遗址现场做文明探源考察。

  相反,从你范光棣做学问的风格,简单、幼稚、又不愿意下功夫,沽名钓誉,做学问浅尝辄止,对未知领域,也随意凭空立言,倚老卖老,与自己的观点不一致的就认为是荒谬的,就批评别人不懂。您凭两本翻译品,就狂妄自大、自负颟顸,行为鲁莽,实在太不该了。

  没有好好地做学问,对大陆的学者也不了解,还想以研究老子的哲学家自称,就想办法做一些交流,来不了大陆,至少可以在网上google一下,谦虚一些。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应该污蔑他们为“受骗的饭桶”。

  因为蔡英文的论文考据没有被认同,就骂台湾省的全部学者是饭桶。因为你自己不考据就妄断真伪,主观上就认为大陆的学者和你一样,也都是不考据就相信我的人,就谩骂他们是受骗的、相信《姬氏道德经》为真经的“一堆饭桶学者。”这是个什么逻辑啊?

  以己度人,以你的逻辑反证,你才是真正的饭桶!还是一个妄自尊大、愚蠢之极的无知饭桶。

  你的判断风格,真像Trump,大陆称为“懂王”,对任何事情比任何人都懂得多。你就是哲学界的“懂王”,这还不够,你就是台湾省文化人中的“懂王”。

  第8. 作为中华民族的血脉后人,台湾人要多一些中华民族的归属感和中华民族血脉的认同感

  我很纳闷,你一个名副其实的汉奸后人,没有自知之明,只有两本翻译品,就敢自封“国际知名的研究老子的哲学家”。对来自大陆上的传承,仅凭听说,或者网络上的只言片语,便妄自菲薄。

  你对来自大陆上的学者也没有真切的认知,对大陆上的学术氛围没有任何求证,并没有因为这些无知而生敬畏,反而是内心看不起,不相信。也不考据,也不求证,以你几个简单的论辩知识自负,就断言大陆上的学者,在几年里没有任何考证查验,就断言大陆上的学者都被我欺骗了,就都是饭桶学者。

  你不能这样,不见证据,没有质证,未审先判,不论而结,还要“猫玩耗子“,又自以为聪明地给我指黑道。只有市井无赖、无耻之徒才会这样,跟哲学和文化挂上钩的人,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再看你“深綠的前倡導台獨大老范光棣先生給台灣鄉親的一封公開信”,你有这样的一段话:“西方工業革命有多少秘密呀,中國再一千年也偷不到,幸虧西方科技的最偉大發明電腦及互聯網有一個大漏洞,可以駭進去,沒有秘密了。所以中國30年來全偷了,該學的全學了,而開始超越 (美國) 了。這會兒好了,量子通訊的功能比現在的數位通訊不但上千倍,最重要的是它完全保密,中國的新發明沒人偷得了。軍事上中國已經可以保密,而美國沒辦法”······这一段妄语,应该是你内心的真实写照吧?这种判断说明你根本不懂互联网,还说明你内心崇美、跪美,完全认为“中国30年来全偷了”西方的科技,还说明你一直喜欢一知半解地发表观点。你不相信我传承的《姬氏道德经》,不懂我传承的历史,根据网络的文章,就断言荒谬,伪书,这就是你内心倾向的又一次展现。

  在你的“臺灣島中立運動宣言”中,你又倡议“建立一個大同和平島,成為世界的典範”,这不就是另外一种台独吗?这种小聪明,谁看不懂啊?千万不要耍这种小聪明了?小心解放军让你提前下地狱!

  检索你的文章,看你讨论台独、中立、统一,势利地算计利害得失,恰恰忘了自己还是写中文、说中文的中华民族的血脉后人,忘了自己还姓范,还曾标榜范文正公的三十世后人,哪里还有任何范文正公的家国情怀和民族大义呢?羞煞你先人了!

  你多像“小南明”里面的一个酸儒,坐井关天,又自以为是,对中华文明的传承主体没有一丝敬畏,内心只有鄙视和揶揄,妄论是非;不顾民族大义和历史潮流,背祖弃宗,忘了内心良知,在那里自说自唱,妄论国事,实则误岛误民。

  像你这样台湾省的小地方文化人,失去文化人的责任,背叛中华文明,守着几个繁体字就自封中华正统,岂不知,你早就没有了中华民族血脉和文明的荣誉感,也忘了敬天法祖,没有心灵上的尊贵和卑贱,没有家国情怀,缺乏思想远见,已经没有任何信仰、思想和文明观等人类长远发展的任何追求了,还有什么正统可言。现在台湾青年普遍对大陆有抵触,台独氛围盛行,台独势力猖獗,就有你这种无良的汉奸文人所蛊惑的结果。

  更有一些极端的华人,以中华血脉为耻,实则数典忘祖,以中华民族为敌,勾搭外邦,引狼入室,分裂中国,分裂中华民族,逆潮流而妄动,为了个人野心,不惜制造误解,妄图造成两岸同文同种的华人陷入战火······你们这些妄徒贼子,必然不会得逞的!也必然会沦为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

  不觉又写了八千多字,害怕你又看不懂!就写到这吧,以观后效。

  中华道统传承人姬英明

  天历 八千一百三十七年 寒季 阴月

  黄帝纪元 四千七百一十八年 冬至黄历年

  附:(请略过范光棣的文法错误)。

  范光棣致相信{姬氏道德經}為真經的一堆飯桶學者的公開信

  我是84歲的退休哲學教授,在國內外大學教哲學教了50年,我的主要任務是教學生如何分辨真偽,不要受騙,所以對騙局特別敏感。最近就花了一些功夫證明蔡英文的論文是百分之33抄襲來的,但台灣的一堆飯桶學者都一聲不吭,使我失望極了。本來對大陸學者還寄以厚望,現在看你們被一個小學都沒畢業的小騙子騙得團團轉,還把他捧上天,我實在太失望了。我現在半身不遂又身懷重病,但我的余日就要完成兩個任務:[一]揭發「姬氏道德經」為偽書,[二]喚醒你們這一堆飯桶。』,

  [一] 比较简单,我已在“范光棣回答《姬氏道德经》作者‘传承人’姬英明{原名张鸿福}的公开信“,收拾他了,怕他還想熬下去,我又補了一槍:「范光棣回答‘姬氏道德經’作者張鴻福的最後一封信」:

  { 你一個小學都沒畢業的無知小卒,下山做保安,無聊之間還知自學,知道現存三種「道德經」 有重新編組的空間,就像我說的 「未來的道家學生還有很多工作要做。這工作包括重新編組老子的句子,使它們更合理化,但不要像最近冒出來的一本《姬氏道德經》,自稱是兩千五百年前老子親傳給家人,口頭流傳下來的。本來好好的一本新的重編《道德經》,因為他編了一個荒謬的故事,反而變成偽書了」。 你是有一點小聰明的,所以把一堆有名有姓有地位的飯桶學者騙了。

  我上次信中有一個一槍斃命的考題,「道德經中只有一句話老子注明他是引用古人的,但還有一句他引用同一個古人,但沒有注明,這句是什麼?這句在現存所有版本中後半句都被篡改了,這句在哪裡?原文是什麼? 你好好去我書中找答案,也順便學學什麼叫學問。老子引用古人的那句話你可能也不知道,是「強樑者不得其死」,這句下面還有很好的一句話老子沒有引用,是「好勝者必遇其敵」,可惜了老子沒引用這句,所以你沒學到。以你的小聰明,你也應該知道你碰到真學者了,還不趕快招來!以後就恕我不奉陪你這小騙子了。

  我還有一點慈悲心,就指點一下救命之法吧。

  『1』 誠實是上策,你向你的受騙飯桶學者道歉,說你寫出「 好好的一本新的重編」書, 怕他們這些飯桶學者因為你沒學位而不接受,所以編了一個他們程度可以懂的故事。

  『2』 走也是上策,你趕快改名換姓,規規矩矩重找一份保全工作。}

  [二]喚醒你們這堆患了集體腦殘症的飯桶,可能比較難了。想了半天,我來試試我從來沒用過的休克療法[shock therapy],我的翻譯在這裡更適合,叫「謾罵療法」,看能不能把你們叫醒。你們如此病入膏盲,我得展現我80多年修來的耐心,慢慢給你們上一課,但罵還是要罵,不是我會動怒而是要喚醒你們這堆飯桶。那就從頭開始吧。

  我的資料都是他們自己供應的,首先來看他的好朋友及助手華雪的文章 「姬氏道德經的神奇面市」,我從那裡得知,他是從一個山上沒念完小學就下山,本名叫張鴻福的保安,到現在變成「傳承人」,「弘道者」,「本宗」姬英明瞭,實在不簡單,他很佩服,我也很佩服。但這華先生是個老實人,他說:「我還不止一次試圖詢問英明可以拿出的證物,哪怕古籍、古物,哪怕歷史的記載旁證,結論是沒有,他們宗族切割的非常徹底。英明自言他宗族,歷代都是「口傳神授」的,所以無法拿出我們俗人所需要的文字證據。十年浩劫,族人蒙難,相關族譜、古籍、古物也一並毀失。可以證明《姬氏道德經》的,只有《姬氏道德經》本身」。

  好,我們來分析一下,俗人都需要證據,你們這些飯桶怎麼不需要呢?首先你們怎麼不會問,張鴻福怎麼變成姬英明呢? 假如姬英明是像你們說的那麼偉大,姬家應該引他為榮,怎麼會「切割的非常徹底」呢?是否姬氏宗族根本不讓他為姬氏?一本歷代口傳神授給一大宗族的書,怎麼只剩下一個人呢?既然一點人證物證都沒有,剩下一張嘴一本書,那麼它就是從他這個大腦冒出來的了,你們怎麼沒有一個人叫他背誦給你們聽呢?雖然若他能背的出來還證明不了是真,因為大中國能背5000字的小孩子多的很,但若背不出來就足夠證明是偽書。這個邏輯你們大學畢業生應該懂吧?

  我剛接到他的第二封信,又是又臭又長的罵街人身攻擊,毫無證據,三年來都毫無證據,現在怎麼可能有?他現在剩下的只有罵街,所以我從此以後不理他了。我上面的有關老子引文的問題他當然答不出來,但全信中只有這一句值得注意:「我如果背誦不出來,就證明是偽經? 不能證真之前,就一定是偽經? 證真,證偽這麼簡單嗎?」 是那麼簡單而我真的不必看他的書就知道是偽書。他好像在承認背不出來,那麼你趕快拼命去背吧。

  邏輯上情況是如此:假如他背得出來,還不能證明是真,但如果背不出來,就是偽書,就那麼簡單。因爲他自己說2500年失傳的一本書只有他腦子裡有,若背不出來就是抄來的。

  首先分析一下「口傳神受」,這是有些領域中大師與徒弟之間的一種直接傳授法,在中醫中常用到,這是用文字傳不了的時候才不得已而用之,一本書何必用這種傳法?老子把他的竹簡書借給你祖先抄就是了。

  古時候還沒有文字時有些經書是用口傳的,張氏喜歡舉河馬史詩,聖經及格薩爾王傳為例,史詩本來是口傳的,公元前四五世紀就有手抄本,以後有很多不同版本。 聖經舊約有些部分是口傳的,也在公元前四世紀就成書,新約部分是基督死後約四十年後四位弟子寫的,至於格薩爾傳是西藏及中亞一代民間千年口傳的故事劇本,公元十一世紀就成書,也有很多版本,因為是人民喜愛的劇本,常常要表演,故據統計現在還有160人會朗誦呢。

  他說這本書是老子親自口傳的,2500年來怎麼姬氏家族沒有一個人寫下來,全都是文盲啊?但姬氏有族譜啊,怎麼沒提到對宗族那麼重要的書?他說他的族譜文革時被燒了,別人的呢?這種典型的荒謬故事還真只有你們這些飯桶才會相信!

  我還替他設想怎麼情況下他的故事有一絲可能,這就要想象2500年來沒有經過改朝換代,外族侵犯的桃花源的存在,而這裡130多代,代代有神童能背誦,但他的老家一個十年文革都撐不住,就免談了。她編的故事不叫荒謬什麼叫荒謬?假如他說這本書是從他那山洞裡挖出來的,還可以考慮一下。

  講到此 我應該不必再多費口舌了,但你們已病入膏忙,不得已再說下去。先上一堂邏輯課,我教一輩子邏輯,第一堂課就教學生認出謬誤,第一個就是人身攻擊,就像張氏的兩篇萬言回答信,90%在漫罵我,我不屑回答他,因為我們在談他不在談我,把我說的怎麼臭都不能把他的偽書變真,兩者毫無關係。

  還有一個很容易犯的謬誤,叫 irrelevant conclusion,普通翻譯「與結論無關」或「偽冒理據」,我這裡翻譯 「沒有屁關係」,他給你們的所謂歷史證據,與他的書的真偽有什麼屁關係呀?他又帶你們去看他的山洞及老子墓或黃帝陵,這些跟他書的真偽又有何屁關係呀!他怎麼不去當遨遊呀。

  既然三年來還沒有一絲人證物證,只能談這本書了。 我是根本不必看就知道是偽書,當然不會花一分錢去買它,既然我現在以喚醒你們為己任,就上網查查。從一些蛛絲馬跡我幫你們證明它是偽書。他的重編法是把郭店本帛書本跟通行本三本對照, 依序優先採用較老本的句子,這方法基本上是對的。

  但我隨便一翻,就看到41章 的一句「大器晚成」 ,這句在通行本裡是錯的,帛書已本中是「大器免成」,這才是老子的本意,像高第的未完成教堂 ,蕭邦的未完成交響曲及维根斯坦的哲学研究。

  他為什麼在這裡不敢用較老的版本呢?太俗嘛不懂哲理,這句又已成為俗語 ,他哪敢依他的原則採用正確的一句?反而改錯了。

  45章有這句 「躁勝寒,靜勝熱」,所有老版本及大部分通行本都這樣,他的是「炅勝寒,靜勝躁」,近代有一個學者覺得這才對,張氏採用這學者的錯誤推論,又用帛書甲的「炅」字來顯示他的句子像古本。

  我看到的大陸老子書中唯一值得參考的書:郭世銘的「老子究竟說什麼?」中,對這一點有詳細說明。

  又看到第13章這句結論:「故貴以身為天下,若可以寄天下;愛以身為天下,可以托天下矣。」這裡他又錯用了通行本而不用正確的古本:「故貴為身於為天下,若可以托天下;愛以身為天下,如何以寄天下?」這才合乎老子哲學,通行本合乎儒家哲學,是後者篡改的。詳細說明在我書裡。

  最後回答一半我問的一槍斃命的考題,「道德經中只有一句話老子注明他是引用古人的,但還有一句他引用同一個古人,但沒有注明,這句是什麼?這句在現存所有版本中後半句都被篡改了,這句在哪裡?原文是什麼?」

  這句是:「天道不親, 常與善人」。後半句 被竄改過,原文是什麼? 你們也好好去我書中找答案,也順便學學什麼叫學問。我為什麼那麼有自信呢?因為這句是我找到的,以他上面的水準他不可能知到。

  為什麼一槍斃命呢?因為我這一句有證有據 是最古老又最合乎老子哲學的,他書中沒有,怎麼可能是真經呢?你們有沒有想過什麼叫真經呀?有了真經 以後就沒得討論,考證,研究了,你們就丟了飯碗了。

  現在回想我書上一句,「本來好好的一本新的重編《道德經》,因為他編了一個荒謬的故事,反而變成偽書了」,過分誇獎他了。那時我還一點都沒看到他的書。你們還在討論這書的結構有多好,問題重點是書的真假,書的結構跟書的真假有屁關係呀!有的還在數字數,你們的學問是這樣做的呀,

  我隨便看到的就是一大堆問題,你們卻說:「X教授對《姬氏道德經》的認可,可以從一次談話得到證明。大意是說,《姬氏道德經》的體系結構、思想所指,在現代中國,所有研究《道德經》的頂尖人物中,他編不出來,您老(指上一輩某《道德經》權威專家)也編不出來。還有一次用餐時,面對一位同仁的顧慮:「如果《姬氏道德經》是假的,是姬英明編造的,怎麼辦,」X教授當即迴應說:「如果是英明編纂的,哪更了不起!因爲自古至今,誰也沒能力把老子的道德經編纂成這麼有邏輯的程度」。

  還有一個飯桶說:「我希望,你能夠在時機成熟的時候,能夠把《姬氏道德經》,不僅推向中國讀者,還要推向世界的讀者,能夠讓世界讀者知道我們還有這樣的一個傳承。」

  噁心呀!你們在中國丟人臉還不夠,還想把臉丟到國外去呀!幸虧我在我的英文原文中已經一句就把他打發掉了。

  痛心疾首呀!國家怎麼養了這麼一堆飯桶呀!還靠你們去振新中華文化呀,可悲呀!你們趕快拔除那根毒草,送他回他的山洞,在人民大學辦一個檢討會,撿回你們給母校丟的臉

  《范光棣的小人行径和号称“研究老子者”的极端之徒王某的狼狈尔语展现》

  (号称教了五十年哲学,发布会连几个像样的成人都没有,最可悲的是祸害了这么小朋友!)

 

 

 

    相关文章推荐
    热门观点 更多>>
    欲下“密杀令”?一位中国诗人令
    瑞腾全球体育科创生态体系平台助
    N廠手錶的由來
    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聯合韓國設計
    中国汽车产销延续增长势头 11月
    《神奇公司在哪里》为无名英雄设
    二〇二〇年:人造物质量超过全球